当前位置 : 首页 >

24小时在线的防疫兵

        “吕哥,东桑园站消毒液不多了。”“吕哥,王泉营站喷壶坏了。”疫情防控工作中,像这样的电话,吕红军不知道接了多少个,对于他来说,每一个电话都是一项任务,都关乎乘客的乘车安全,他丝毫不敢懈怠。

        吕红军是客八分公司第二车队的一名行保员,也是一名老党员,同事都亲切地称他老吕或者吕哥。车队有4个公交场站,每天,老吕都要去每个场站转一圈,查看消毒情况、测温情况,传达集团公司和分公司最新的防控政策。一圈就是20多公里,遇到特殊情况,一天要往返好几趟。每一批防疫物资到位,老吕都第一时间发放,他说,保障职工的安全,也就是保障广大乘客的安全。

        “好的,我马上过去。”“别担心,我来想办法。”这是老吕电话里常说的话。不论多晚,当出现了紧急情况时,老吕总是以最快速度到达现场。同事都说,老吕就像消防兵,是24小时在线的,随叫随到。疫情防控工作开始以来,24小时待命成为老吕工作的常态。就在前几天,忽然间电闪雷鸣,眼看着要下大雨,大风把王泉营场站的防疫帐篷刮坏了,影响了消毒人员工作。当班消毒人员小胡立即给老吕打了电话报告情况。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下班回家的老吕急忙驱车赶到场站,把帐篷支架修好了,并把帐篷的各个角再次加固。等忙完这些,衣服已经被大雨淋湿了。还有一回,消毒人员在给末班车消毒时候,喷壶突然坏了。老吕接到电话后,二话没说把新的喷壶送到场站,跟消毒人员把最后一辆车彻底消毒后才离开。他说:“消毒工作可不能马虎,必须全面消杀,一辆车也不能放过。”类似这种事,发生了太多,就连老吕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。

        他把防控工作的大小事都安排的妥妥当当,可他的身上却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。今年3月份他发现左腋下出现囊肿,经常隐隐作痛,去医院检查后医生建议尽快做手术切除。可当时正处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,他放心不下,就这么又拖了3个多月,直到疼痛加剧,复查发现囊肿增长的速度惊人,已经重达2.1公斤了,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,他这才同意。刚做完手术一周,在家休假的他得知新发地市场发现了新冠病毒,多年的党龄让他意识到了当前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,此时的他又坐不住了,当天下午迅速回到工作岗位。因事发在北京,周边人有了更深的焦虑感,他一个场站一个场站的跑,一边查阅权威消息,传达疫情防控最新政策,紧急辟谣,消除大家的恐慌。同时,一遍一遍跟着消毒人员给车辆消杀,检查各项防控措施是否到位。

        烈日当头,身为后勤人员,此刻的防疫兵老吕又忙起了防暑工作。“做好个人防护的同时,也要注意防暑啊!”老吕一边将一箱箱防暑降温饮料发给一线公交员工,一边叮嘱道。

 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