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公交新闻 > 企业新闻

夜班车司机为乘客提供“叫醒服务”,饿肚子吹冷风防瞌睡

        夜里10点半,北京南站北广场公交枢纽,一个高大的身影钻进一间小小的调度室。“丁师傅,又来这么早啊。”屋里的值班人员热情地打招呼道。“早点准备,踏实。”丁师傅边说边走到酒精检测仪器前,把口罩掀开一角,拿起一根一次性吸管放进嘴里,朝着仪器检测口吹气。疫情防控阶段,酒测不再“对嘴吹”,一根吸管架起安全距离。

  

        丁师傅名叫丁连春,是夜17路的一名夜班驾驶员,从15年前夜17路开线至今,丁连春一直坚守在岗位上,几乎所有的大年夜都在车上度过。此时,距离头班发车还有50分钟。

        “23578,领我的车钥匙。”丁连春报的这串号码,是他固定开的一辆公交车编号。“开的时间长了,什么‘脾气’我都了解。”丁连春说,把车开好的秘诀就是“人车合一”。来到车前,丁连春打开手电筒,绕车一周,外观确认没问题,又打开车后盖,弯下腰探着头,仔细查看机油、防冻液、发动机……   

  

        “好了,没毛病。消完毒就可以准备发车了。”丁连春把车开到站台旁,另一位穿着白大褂、戴着口罩和胶皮手套的同事走上车,对车厢进行彻底消毒。

         夜17路是一条往返于北京南站与北京站之间的线路,一共14站。每年春节,都要服务大批外地来京过年、旅游或者换乘的乘客。“头班车常常爆满,帮大家摆行李、抬行李,忙活到腰疼。”丁连春感慨地说,今年受疫情影响,车站旅客大幅下降,这趟原本十分火爆的夜班车也有些冷清。

         晚上11点20分,丁连春准时出车,车上只有一位刚下火车、背着书包的男乘客。“小伙子,你去哪?”“我去北京站附近。”“得嘞,您坐好吧,终点站下车。”丁连春说,与常规线路相比,夜班司机要更“操心”。

         不管是拉着行李箱的乘客,还是普通乘客,丁连春都会在他们上车时,问一句下车地点。因为夜里坐车,很多乘客都容易犯困,稍不留意就会坐过站。为此,丁连春贴心地提供“叫醒服务”。车辆拐弯时,他也会格外小心,轻踩刹车,生怕稍不留意,把酣睡的乘客晃醒,甚至从座位上摔下去。

        开这趟车时间长了,什么样的乘客要去哪,丁连春不问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“有的年轻人背着行囊,精神头十足,多是去前门等着看升旗;还有一些搭着我的末班车,去天桥换乘838头班到涿州工作或赶集的;更不用说提着行李,去北京站换乘火车的。”

        一些代驾常坐丁连春的车,跟他渐渐熟络起来。有一次,一位代驾小哥上车后,递给丁连春一个座椅靠垫,“丁师傅,靠着这个舒服,夜里开车辛苦了。”听得丁连春心里暖暖的。

        15年来,丁连春从不吃夜宵,因为“饿着肚子才不会困”。即使在寒冬,他也会关掉驾驶舱位置的暖风口,开窗吹冷风保持绝对清醒。

        多年昼夜颠倒,丁连春笑称自己身在北京,过的却是“洛杉矶时间”。习惯了每天日落而作、日出而息,也习惯了每年春节不能陪父母、妻子和孩子一起在家踏踏实实过个完整的春节。“明年吧,明年我陪你们跨年。”丁连春回忆,好像每年都在跟家人说着同样的话。

        这个春节,外出的人少了,坐车的乘客更少了,丁连春却和同事们依然坚守在岗位上。“就算只有一位乘客,我们也要准时、准点发车,安全行车,为市民夜间出行,为返京旅客提供便利。”丁连春说着,调整了一下口罩,脸颊上露出深深的勒痕。

        这位老司机满足地说,夜班司机也有一项“福利”,当他驾车行驶在空旷的城市道路上,欣赏着节日夜间长安街、北京站的华灯溢彩;太阳初升前,望着朝霞下的永定门城楼,“这里是北京”的自豪感油然而生,“那是一种无法言表的震撼!”

 

        来源:北京日报

 

 

分享到: